夏雨泠泠

收藏fanfic、fanart的小窩

【分享】Accompany

xj3752288:

草莓味的Lee。嗯。无情节的闲扯。

===============================

Accompany

 

耐着性子给苦苦守候在stage door的粉丝们签完字,Richard健步如飞地直奔老维克剧院附近的小巷,闪身融进伦敦昏暗的夜色里。你永远不知道伦敦的小巷会把你带至何处,但对Richard来说,这一切都再清楚不过。比如他知道拐过这个路口就会有一条直通主干道的小路,他还知道,在那条小路的阴影里一定停着一辆出租车,有人正坐在车里等着他。他更清楚的是,那个人现在肯定如坐针毡,因为他还不习惯伦敦出租车司机的高冷脾气,担心等的时间久了,司机师傅会将他轰下车。

想到这里,Richard忍不住轻笑出声,加快脚步,几乎是小跑着前进,嘴角的笑意被夏夜的微风轻拂,蔓延至眼角。

“噢,你终于来了!”

一拉开车门,原本瘫坐在座位上的人立马挺直了背,往里挪了挪,给他腾座位。

“抱歉,今天的粉丝有点多”Richard关上车门,“去伦敦眼。”

“你的粉丝对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痴迷,我觉得我要被比下去了。”身边的人吃吃地笑,“你确定没人跟踪你?”

“Oh, shut , up。”Richard有些沙哑的声音里充满笑意。

车窗外的灯光不停地从Richard脸上流淌而过,让他的半边脸忽明忽暗。Lee看见Richard下垂的眼睑在轻轻跳动,尽管他嘴角还带着笑意,但此时显然已是疲惫不堪。Lee忍不住探身,用手轻轻覆上那双敛去神采的眼睛,在Richard耳边轻轻问到:“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

灼热的气息扫过Richard的耳根,Lee可以感受到手心下的双眼忽地一跳,Richard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你确定要这么做?”

Lee扫了扫司机的后脑勺,顺势换了个姿势,坐直身子,撇了撇嘴。

 

“伦敦是个很棒的城市,除了出租车司机!”他们一下车,Lee就开始抱怨。

“他好像什么也没做,你甚至只看到了别人的后脑勺。”Richard毫不留情地反驳,“看那儿!”

美国人的注意力很快就被转移到了不远处摩天轮,而他知道,明天,就在伦敦眼附近的某条街道上,一场属于他们的庆祝活动即将开始。

“Richard,谢谢你陪我来这儿。”Lee长吁了一口气,轻轻地说到。

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高强度的演出、极具挑战性的角色让Richard筋疲力尽,甚至不得不靠药物缓解身体的不适。看到那堆药的时候Lee觉得自己简直毫无用处,只能尽量陪在他身边,想尽办法帮他放松身体舒缓情绪,因此别说混进游行队伍里去了,就是去围观游行的想法也只是一闪而过,立马就被他抛在了脑后。当Richard提出今晚演出结束陪他来这附近走走的时候,他有些犹豫,一时不知如何决定。

“就当散散步,吹吹风,我也要放松一下。就是不知道Pace先生愿不愿意赏脸陪同?”

当Richard用他那双发电机一般的眼睛注视着他,用那低沉的英伦腔炮轰他的时候,Lee直接缴械投降,毫无抵抗能力。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其实对Lee而言,骄傲日并不是什么非参加不可的活动,他也曾和别人一起走在队伍里,不过是在没那么多人认识他的时候,但能和Richard一同参与进来,他也会非常开心,哪怕只是以另外一种形式。

“过来,走这边。”

Richard拉过正在出神的Lee,引着他前往明天将举行游行的街道。昏黄的灯光、散落的人群、间或呼啸而过的车辆、阵阵暖风,和其他无数个夏夜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今晚Richard不仅没松开Lee的手,还顺势十指相扣。

Lee一时没说话,等被拉着走了百十来米后,他才晃晃那只被Richard扣住的手,并不挣开,笑道:“你的粉丝难道把少女粉红色的心换给你了?”

“就你话多。”Richard猛地一拽,把Lee拉近自己身边,两人肩并肩走着。他知道,要不是大胡子和夜色的掩盖,对方又要嘲笑自己已经微红的脸颊了。

Lee明显雀跃起来,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今晚的戏。

“你的状态越来越棒了,你不知道,你和伊丽莎白重逢的那场戏,大家全都屏住了呼吸。你吻她的时候,我后面的女人都忍不住叹息出了声。”

“你也太激动了,”Richard笑着回应,“谢幕的时候我一出场,就看见你站了起来。你也知道你有多高,多引人注目。你考虑过你身后观众的感受吗?”

“噢,也许她喊过让我坐下,但谁在乎呢?大家后来都激动地站了起来。”

“不是每个人都爱这场戏的,我在舞台上表演的时候清楚地看见一位坐在第一排的白衣女士在用手机购物。我酝酿多时的情绪差一点就被分散了。”

“她的位置一看就是是赠票,不是真正的戏剧爱好者。像我这样的热心观众,每场都是辛辛苦苦去排队买票,全身心地欣赏你的表演呢!”

“如果有一天我变得不可一世骄傲自满,一定是因为你。”Richard惩罚性地夹了夹Lee的手指。

 

明天要游行的主干道已经被封了起来,但两边的人行道上还是有零星的夜游者。今晚微风怡人,这条街又难得安静下来,行人都放慢了脚步,享受伦敦宁静的夏夜。

当Richard和Lee出现在街角的时候,他俩没被握住的手上已经都多了一支雪糕。

“明天这里肯定会热闹非凡。”Lee一边舔着雪糕一边观察着这条街的环境。

“今年肯定会尤其热闹,毕竟今年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英国真是个好地方,美国人都爱死了你们的英伦调调。”Lee咂咂嘴。

“没关系,如果你愿意,you could be married as British.”

Lee猛地停下脚步,Richard回头时,看见Lee歪着脑袋盯着自己,眼睛在路灯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半晌,Lee终于开口,嗓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雪糕蒙住了,第一个单词并没成功地说出来。

“Well”,Lee清清嗓子,“英国男人什么时候像意大利男人一样,善于甜言蜜语了?”

Richard看着Lee扯出来的古怪笑容,对上他那双惊慌不定的眼睛,抿了抿嘴:

“不,英国男人最善于行动。”

说完,Richard伸手扣住Lee的脖子,覆上他冰凉的嘴唇。Richard尝到了甜甜的草莓的味道。

不远处传来路人起哄的口哨声,那两支被遗忘的雪糕慢慢融化在夏日的暖风里。一阵风吹过,空气里弥漫了草莓的清甜气息。

微风沉醉。

Lee突然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在伦敦看一场《仲夏夜之梦》。


评论

热度(90)

  1. 夏雨泠泠来碗肥肠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