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泠泠

收藏fanfic、fanart的小窩

【RPF】30 Seconds - Chapter 1(Richard/Luke,清水无差)

子安于水上:

Chapter 1

 

 

 

Richard睁开了眼睛。

 

 

 

金属的顶棚在他眼中逐渐清晰起来,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做了个梦,但当他试图回忆梦里发生了什么时,脑中自太阳穴蔓延开的钝痛使他不得不停了下来。眨了眨眼睛,他试图摆脱纠缠在他身上的疲惫和困意。

 

 

 

“你睡了两天了。”

 

 

 

旁边突然传来的声音使Richard彻底清醒了过来,他转过头去,看到隔壁床上的男人靠着枕头,悠然地看着他。

 

 

 

他开口想要说话,但对方抬起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不建议你现在说话。”隔壁床的男人指了指Richard床边柜子上的玻璃杯:“喝掉它之后你可以再试试,不过你能自己喝么?我帮不了你。”说完,他指了指自己的腿。

 

 

 

Richard这才注意到对方的左脚打了石膏,另一条腿也缠上了绷带。他把视线移向对方的上半身。似乎是注意到自己被观察着,对方抬起缠着纱布的那只手,轻轻挥了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

 

 

 

“我叫Luke,Luke Evans。”对方说道。

 

 

 

Richard朝Luke点了点头,然后吸了口气,尝试移动自己的身体。在发现除了身体酸疼、部分有些钝痛,并没有严重内伤和外伤后,他坐起身来,一手握着玻璃杯的杯壁,另一只手在杯底托着,然后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他注意到自己的手有些虚弱、微微发抖。

 

 

 

清了清嗓子,Richard问道:“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的搭档怎么样了?”

 

 

 

“迫不得已,基地启动了还没调试完的另一台Jaeger。两个驾驶员是新手,虽然Kaiju已经对沿海造成了破坏,但那两个驾驶员还是及时把它解决了。”Luke露出一个微笑,继续说道:“至于你的搭档……我不了解。被送来这儿的只有你。”

 

 

 

Richard不需要再多的信息了。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但他的搭档恐怕没有如此幸运。咬紧了牙齿,他闭上眼睛。

 

 

 

“我很抱歉。”Luke暂停了一下,犹豫地开口:“你的Jaeger有点损伤,但是还能修好。”

 

 

 

这句话让Richard的皱起了眉。

 

 

 

“这个基地不大,但是我从没见过你。”Richard盯着Luke,在记忆里搜寻着,想要知道自己是否见过这样的脸。“对于一个躺在医务室里的人来说,你却知道很多信息。”

 

 

 

Luke直视 Richard的眼睛,没有回避和躲闪,也没有露出被冒犯到的表情,他只是耸耸肩:“我不太走动,但是我喜欢打听。”

 

 

 

Richard挑不出刺。如果对方已经决定把回答保持得简短,那他再怎么询问也无济于事,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问题。

 

 

 

“我昏迷多久了?”

 

 

 

“快到两个星期。”Richard皱起眉,他觉得自己已经躺了不止这么久,但他身上没有受重创,一个多星期显得有些漫长。

 

 

 

对方没有看他,把视线停留在他身后的墙壁,继续说道:“有一定的机率,你不会醒过来了。”Richard注意到Luke的手指蜷了起来。“单方死亡不是中断通感的最佳方式,你驾驶的Jaeger……有些问题。它不便……使用,以至于带给你们、你的负担很大,再加上你被捞上来的时候生理情况并不乐观。”

 

 

 

“军方并没有提前告知我们。”Richard直白地说道。“如果它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有问题的话。”

 

 

 

Luke嘴角抽动了一下,发出一声干笑:“你不需要相信我。这个时代里的人们所缺的时间,让大家都不得不失去什么。”

 

 

 

他把视线移到Richard的脸上,露出一个微笑:“不过当你决定参加这个项目的时候,你会得到什么已经不那么重要了,不是么?”

 

 

 

这其实不是个问题,Richard心知肚明。如今的世界并没有多少选择可以做,他有机会做些什么,于是他便去做。

 

 

 

不知为什么,Luke的笑脸让他颈后的皮肤发热,Richard胸中顿时升起想要转移话题的渴望,除现在的话题外随便说些什么都可以,哪怕无关痛痒。

 

 

 

“所以……你为什么在医务室?”

 

 

 

“啊。”Luke面露惊讶之色,仿佛刚刚从朦胧中惊醒了过来,然后他眨了眨眼睛,突然笑出声音,像是被自己要说的话逗乐了:“我从脚手架上摔下来了。”

 


评论

热度(24)

  1. 夏雨泠泠子安于水上 转载了此文字
  2. 孤山养牛场子安于水上 转载了此文字
    好舒服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