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泠泠

收藏fanfic、fanart的小窩

石之歌 章十五 珍而重之

蛹里音:

  矜持    主唱:王菲


我從來不曾抗拒你的魅力,
雖然你從來不曾對我著迷。
我總是微笑的看著你,
我的情意總是輕易就洋溢眼底。
我曾經想過在寂寞的夜裡,
你終於在意在我的房間裡。
你閉上眼睛親吻了我,
不說一句緊緊抱我在你的懷裡。
我是愛你的,我愛你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任憑自己幻想一切關於我和你。
你是愛我的,
你愛我到底。
生平第一次我放下矜持,
相信自己真的可以深深去愛你。


拿来写这一篇时听的歌。 


很短。

互撸,这算是擦边球吧?还在分级内吧?

至于索林身上的毒该怎么办,那是下章的事了,这章把我给撸干了……


几乎无法呼吸的拥抱,含着泪水的亲吻。


瑟兰迪尔将手移至索林脑后托住他,把矮人不知轻重地咬着自己的唇,颤抖地沿着自己的牙关描摹线条的舌,反过来纳入口中,温柔的一再吸吮品尝。


索林不知道该怎么呼吸,胸腔因窒息而疼痛,意识逐渐昏沉,他尽量将十指勾在精灵的衣袍上,想避免双手因失力而从精灵身上滑落,他还想尽力让自己的唇舌配合着精灵,但是瑟兰迪尔却退出他口中。

仅仅退至嘴唇相贴的距离,瑟兰迪尔便再不愿后退,他们就这样互相呼吸着来自对方的气息。


微弱闪烁的光芒,吸引了瑟兰迪尔的视线,映射炉火的细碎水滴,欲坠未坠的挂在索林腮边。


这几颗泪珠化成的碎钻太过珍贵,瑟兰迪尔慎重地将之吻入口中,又贪婪地沿着痕迹往上一一舔吮,浓密纤長的睫毛,有着小小凹陷的眼角,连覆盖眼眸的眼帘都没有被放过,从右至左,由上到下,另一边短须上的碎钻也被舔走掉后,瑟兰迪尔再次吻住索林的嘴唇。

索林配合地启开双唇,任由瑟兰迪尔仔细探索口中每分每寸,稚拙地回应勾缠过来的软滑舌头,他们互相汲取津液,直到瑟兰迪尔察觉索林又快窒息了,才无奈的结束这一吻。


好笑又爱怜的在索林鼻尖轻啄了一下,在矮人调匀呼吸前,瑟兰迪尔只能不舍地放过那色泽诱人的双唇,细密的吻沿着索林的下巴往下,触到矮人凸出的喉结时,精灵张口将之叼住了。

索林不由得瑟缩了一下,随后却仰起头将修长的脖子完全交出去,即使瑟兰迪尔以牙齿轻轻摩挲着那块突起,造成噬咬的错觉,索林亦只是微微颤抖而已。


这种献祭似的顺服姿态令瑟兰迪尔在索林的颈脖处徘徊良久,烙印一个又一个绯红的吻痕,黑色大氅和取暖的毛毯掉了下去却无人理会,索林只觉得浑身发热,窒息造成的昏眩迟迟不散,他迷迷糊糊的想,炉火是不是太旺了?

锁骨正被瑟兰迪尔像品尝什么美食似的,反复舔吻啃噬着,弄得索林酥酥痒痒的,想起自己以前似乎说过,如果他对瑟兰迪尔有好感,他就会被精灵啃。


他果然被精灵‘啃’了。


被啃完脖子又被啃锁骨,居然还完全没有反抗的念头,只觉得像喝了最甜美浓郁的蜂蜜,却又胀得酸酸地发疼。

他也想啃回去,只是嘴唇触到瑟兰迪尔白金色的发丝,啃咬全都变成了轻柔的吻。


这么漂亮的头发,要是啃坏了多可惜!


还是等瑟兰迪尔把头抬起来之后,再去啃他的脖子吧!

索林抚着那头顺滑的长发这么想着,指尖无意间碰到瑟兰迪尔微温的皮肤,索林便再不舍得让手指离开了,他只想要碰触更多,于是拉扯起瑟兰迪尔的领口。


矮人的动作令瑟兰迪尔绽开笑容,与索林毫无章法的拉扯不同,瑟兰迪尔揽着索林腰部的手动作灵活,仅是随意系上的睡袍带子根本无需任何技巧,里衣的扣子,裤头的钮结,都被一一解开。

可是索林仍与瑟兰迪尔的衣领搏斗,原本灵巧的手指却总是解不开扣子!


瑟兰迪尔握住索林的手指,那份稳定也传达了过来,这一次扣子听话的被解开了,索林终于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什么了,滚烫的温度,从被瑟兰迪尔握住的地方迅速席卷全身。

但是瑟兰迪尔接下来的举动,却让索林再无法想别的事。


瑟兰迪尔从索林的颈脖间抬起头直起身,迎着索林因突然被拉开距离,变得有些委屈的目光,将身上的衣袍,一件件脱下,每脱去一件,就等于在索林体内添了一把火,当瑟兰迪尔上身完全赤裸,索林早已被烧得口干舌燥,浑身滚烫。


他想要瑟兰迪尔。


他不仅仅是想要将那具美得令人想膜拜的躯体拥紧在怀里而已,他还想要得更多,想得全身由内至外,都在发疼了。

只是他也清楚,若去碰触这个精灵,体内的火焰只会越燃越烈,却不会得到应有的纾解。

同一性别的身体无法让他如愿,他只能怀着疼痛的渴求自己设法冷却燥热的欲望。

只要他还爱着瑟兰迪尔,这样的煎熬在未来必将多次经历。


这只是爱上瑟兰迪尔的其中一个代价而已,他承担得起。


索林展开双臂,将自己投向赤裸上身半跪在面前的精灵,嘴唇抚上精灵左肩那一片狰狞的伤痕,这片伤疤在提醒他,瑟兰迪尔能渡过那么漫长的时间,直到他们相遇,其实有多么的不容易。


精灵的永生并非免除无常命运的保证,他们拥有的,能把握的也就只是现在。


瑟兰迪尔只觉得从自己的肩伤那里传来的触感柔软温热,将因为伤疤而累积的阴郁晦暗都烧溶了,全身前所未有的轻盈,心中也从未有过的深深悸动,脑海中只剩下不能放开这个人的念头。

就着这样的姿势,他颤抖地吻着抱着自己的索林,索林抬起头迎向瑟兰迪尔,两人互相亲吻着。

期间,察觉到自己与精灵之间还有织物阻隔,而不耐地撕扯着身上衣物的索林,由于还是没学会怎样在接吻时呼吸,还要分心做别的事,所以他又要窒息了。

瑟兰迪尔狠狠地在这个呆子嘴里吮了一大口才放他去呼吸,一把抱起昏昏沉沉的索林直走向寝殿中睡床,短短十几步的路瑟兰迪尔却走得歪歪斜斜,就因为索林一边喘着气一边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当索林接触到柔软的床面时,只有夹杂银丝的丰厚乌发遮掩着他的身体,瑟兰迪尔身上亦仅披挂他那头如水的白金色发丝。

他们互相以眼来赞赏对方颠覆自己习惯的美,以吻来膜拜那些伤痕背后所代表的强悍,以手来传达自己内心的爱恋与渴望。


在水晶庭院首次体会到的奇异感受再次出现,这一次,索林知道那是什么了,他不再紧闭双眼藏起了脸,咬紧牙关满身抗拒。

他看着瑟兰迪尔,精灵脸上的伤疤此时无比清晰。

那着实难看的伤疤,在索林眼中也就是伤疤而已,他想起的是精灵在他那群以肌肤光洁为美的同胞中,过了那么多年。

是该有何等坚强的意志,才能让那么‘要脸’的精灵,顶着这样难看的伤疤坚持不西渡?

说实在的,伤疤反而使精灵内在的美好更清晰啊!也因为精灵的坚持,自己才能遇到他。


索林看向瑟兰迪尔的那双眼睛,水雾弥漫中熠熠生辉,美得足够让瑟兰迪尔忘了呼吸。

那双眼那么美,又那么澄净,把索林心中所思所想都透露了出来。

看着伤痕的平淡,望着自己的感激与爱恋。那流转的光华,照进瑟兰迪尔的心中,柔化了体内炙热的火焰,加深了心底流淌的暖流。

这样的……一个人,会让自己遇上,是伊露维塔对自己的眷顾吧!

瑟兰迪尔满怀柔软的暖意,抚摸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索林,矮人的身体曲线,宛如逶迤起伏的山脉,坚若磐石的肌理在自己的抚摸下,化成松软的黏土,任由自己搓揉捏弄,还会随之发出充满诱惑的声音。


温柔地一下下抚着矮人的后背,索林会发出近似小猫呼噜的哼哼。

手掌在那厚实强健的胸膛游移时,索林的呼吸会变得急促。

当那两点小巧的赭色突起被轻轻捻弄,索林的喉部会发出低迷的颤音。

往下探入他的腿间,索林会紧张得呼吸粗重,会随着套弄的节奏,发出一下下软腻的,类似叹息的声音。

当快感累积到极乐降临,矮人会呜咽着狠狠抽气。

这些,像水银一样柔滑,充满危险诱惑的声音,是属于他的矮人的。

所以瑟兰迪尔放任自己沉醉其间。


索林在那片空白中回过神之后,往瑟兰迪尔怀里蹭去。

如果,他没有感觉到精灵身下的硬挺,他不会这么做,索林觉得这像在亵渎那个精灵。

所以他探向瑟兰迪尔腿间的手有些发颤。

瑟兰迪尔不但任由他的手包覆上来,还让索林另一只手也握上了,然后引导紧张得不知道该怎么动的索林进行动作。

索林觉得自己糟透了,瑟兰迪尔一定很不舒服。

但是瑟兰迪尔只是笑着亲了亲他:

“这样就好了,其他的,慢慢来。”

索林点了点头,其实就算不能真正地结合,像这样互相帮对方发泄也很好啊!索林又往瑟兰迪尔怀里蹭了蹭,嗅着精灵身上的气息发出了满足的叹息,任由睡意弥漫过来。


瑟兰迪尔看着索林沉进梦乡,也发出了一声欲求不满的叹息。

现在还不是时候。

他恋恋不舍的任双手在索林结实挺翘的臀部流连,这么告诉自己。

他不会让索林在不被祝福的情况下交出自己。

他会在索林得到亲人的祝福时才这么做。

因为索林理应得到,也值得他的亲人真挚的祝福。

而且,索林是他那么珍重地,爱着的人。



评论

热度(33)

  1. 夏雨泠泠蛹里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