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泠泠

收藏fanfic、fanart的小窩

石之歌 章十四 我心所愿

蛹里音:


以数块菱形巧妙组成了对称的扇形,用以采光与观景的水晶窗外,岩石为主的小花园内,山风轻缓,朵朵细小轻盈的绒雪,从墨蓝夜幕深处飘舞而下,越过挂着晶莹冰凌的树枝,在磊磊山岩上徐徐覆盖霜雪,迤逦前行,簌落一地银白,停在透明的水晶窗面,再慢悠悠地绽放成千姿百态,清丽却寒冷的冰花。


索林裹着黑色大氅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景色,湛蓝的眼眸却只映着虚空。

丹恩所说的那些话,在他脑海中回荡,把曾经的喜悦,冻结成凉薄的花朵。


“索林,虽然瑟兰迪尔出兵孤山的理由没有他自己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不过他不计较我们之前的态度,没有拿我们来当盾牌,这两点已证明他品格高尚,我也非常感激精灵王对我们的帮助,没有他,你,还有我的许多战士,也许没办法活下来,若有需要,我会以举国之力回报这份恩情,可是,在对待密林的态度上,我劝你还是仿效索尔王为好。”

“精灵以肌肤光洁为美,我们以须发茂盛为荣;我们看不惯他们好逸恶劳,而他们嫌弃我们鲁钝贪忙;矮人与精灵之间,有太多轻易就能引起争执的地方,我想,除了那笔陈年烂帐,这也是你的祖父一直努力和精灵保持距离的主要原因吧!”


丹恩所说的这些,索林早就深有体会。

像爱隆那样举止得体态度有礼的精灵,他都能找到看不顺眼的地方,更何况是瑟兰迪尔这种奇葩!

自密林被逮到那时开始,索林与瑟兰迪尔相处之时常感到气结,不可思议的是,他对这个精灵的好感,仍然完全不受影响地与日俱增,渐渐的他对精灵许多所思所为,不再是迁就容忍,而是理解认同。


“奇力和陶瑞儿,即使他们能克服这些矛盾,可他们的身份,一个是伊鲁伯的王子,一个是密林护卫队的队长,在家国与恋人只能二选一时,他们要如何选择?”


他和瑟兰迪尔,都是一国之主,遇到那种二选一的机率,远比奇力和陶瑞儿高得多。


“当然,这个问题只要他们其中一个,完全成为另一个的附庸,就很好解决,可我看他们两个,都不是那种会为了爱情失去自我的傻瓜。”


百余年的时间,足够索林了解自己,也可以看得出瑟兰迪尔是什么性情。


“要知道,灰山早已是半兽人的据点,死灵法师盘踞在多尔戈多,倘若任由阿佐格占据孤山,密林就陷入被三面包围的窘境,瑟兰迪尔无论如何都必须出兵孤山阻止阿佐格,可是瑟兰迪尔在我们与人类在伊鲁伯大门处僵持之时,率领精灵大军出现,带来了半兽人来袭的消息,以出手帮忙为条件,要求瓜分宝藏。”

丹恩晃着脑袋,说不清是赞赏还是不以为然地作出结评论:

“又要人出力,又要人出钱,还要人承他的情。这就是幽暗密林之王瑟兰迪尔。”


密林在战后对伊鲁伯提供的物资与种种协助,除了比较紧急的,其他都在协议了酬劳,以及日后军备与奢侈品的交易签定后,才陆续送来。

而他,努力改善与长湖镇人类的关系,选择与他们结盟,并非全然出于愧疚和补偿,其中何尝没有政治上的考量!

所以,如果是他,或者瑟兰迪尔遇到责任与感情的选择……


答案甚至无需多想。

他们之间的感情,绝对不会高于他们承担的责任。


索林非常清楚这一点。

即使如此,他仍然没想要放弃。

矮人与精灵,国王与国王,在彼此都心智成熟的情况下,彼此间生出情意,这份情感与奇迹无异。

他无法为此放弃责任,但是,为了瑟兰迪尔注视他的柔软眼神,他会竭尽所能,拼尽全力,去阻止,去挽救那种必须二选一的情况。


“就算运气好,都没遇到这么为难的选择,但是,矮人和精灵的寿命,实在相差得太远,索林,你我都知道,一个付出真心的矮人,也同时付出了他的一辈子,所要求的也必是同样的回馈,可是精灵的一辈子!我不知道精灵是不是真如传说那样情感专一,倘若不是,对永生的陶瑞儿而言,奇力生存的时日如同打铁时的星火般易逝,他付出的真心势必被遗忘在时间之河里,这与戏弄有何不同!就连最普通的矮人都不该被如此对待,更何况奇力是伊鲁伯的王子!”

“可是,如果陶瑞儿对奇力并非一时的激情,哦,可怜的姑娘,若传说是真的,除非西渡前往那可以疗愈一切伤痛的圣地,否则她就要在背负失去所爱而产生的苦痛,活到永远了。”


寿命。

索林缓缓闭上了眼。

矮人与精灵之间,最大的,也是唯一一个,他不可能跨越的鸿沟。


当索林再次张开眼睛,一道长长的银发披散飘扬的朦胧白影,无声无息的站在面前,低垂着的脑袋看着他。

索林立即后退一大步,在拔出腰间短刀后他终于看清那是什么了。

那是穿着银白色便装的瑟兰迪尔!

一瞬间,索林再也没有想起别的了。

他只想破口大骂!


如果不是瑟兰迪尔脸色苍白,让索林想起精灵站的地方是窗外,而外面正下着雪,他一定会先把精灵痛骂一顿再赶走的!

现在索林只能黑着脸,打开通往小花园的侧门把精灵放进来,拨旺炉火取出烈酒和毛毯,给坐在壁炉边冻得发抖的精灵取暖。

索林把酒瓶打开,递了一瓶给精灵,一瓶自己拿来压惊。

仰头喝了一大口酒,索林看也不看精灵一眼,直盯着壁炉里跳跃的火苗:

“喝口酒暖暖身体吧!大半夜的你是在干什么啊!”


精灵依言饮下酒液,甘香醇厚的味道暖进心底,同时升起酸涩: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索林,这几天你把名为‘礼仪’的盾牌举在你我之间,我却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索林垂下眼帘,又喝了一口酒,静默了一会,才问:

“你为什么,要禁止奇力与陶瑞儿互通音讯?”


瑟兰迪尔终于知道索林的变化是为什么了,他握紧手上的酒瓶:

“陶瑞儿还太年轻了,我必须让她明白,如果她没有选择放弃,这令她难以忍受的十几天,会在未来变成永远。”


索林终于抬头,沉静地看着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只要你的子民还留在中土,你就不会西渡,对吧?”


瑟兰迪尔直视索林,缓慢却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


索林微微一笑,别开脸吞下一大口酒液:

“那么你应该明白我的选择。”


“我的母亲,她是第一个离我而去的,然后,是我的父亲,之后,我的童年好友,敬爱的教师……,我并非不清楚被留下的人所承担的思念,索林,我在你想象不了的时间中品尝了许久。”瑟兰迪尔把酒瓶放在小几上,声音沉稳冷静:“你的选择,我不接受。”


索林猛然转身看向精灵,湛蓝的眼眸像闪动粼光的湖面:

“为什么你还……?”


瑟兰迪尔站起身走到索林面前,半蹲下身子,看着矮人的眼神温柔如水:

“索林,你为什么没有听从丹恩的劝告,留在蓝山继续过平淡安稳的日子,将责任交给下一代,却不惜和丹恩闹翻,也要远征孤山呢?你的理由,就是我的理由。”


索林发出的声音近似哀求:

“瑟兰迪尔!你到底喜欢我什么!……我……我会优先履行国王的责任,我全身上下都是缺点……我……甚至连健康的身体也……”


瑟兰迪尔将索林拥进怀里,眼角笑出一点水光:

“我知道,索林,我知道,我也一样啊!”

“我啊,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明明有那么多缺点我还是放在心里的人,一个常常被我气的要命却还是喜欢我,令我不再觉得脸上的伤痕是耻辱,明明知道我有过妻子却还相信我的真心的人,我才不会当那个放手的傻瓜啊!无论你允不允许我的心意都不会变,索林。”

“生命很脆弱,命运很无常,索林,即使我是永生的精灵,也有可能在你之前,前往曼督斯的神殿,我可不知道在那里精灵和矮人能不能串门子,所以,能不能听听你心里最真实的心意?听一听,你愿不愿意给我机会,让我们相互触碰彼此的灵魂,让我可以去一一铭记,将这所有的一切都刻印在心里,在你因寿限离开我以后,这些记忆会和我的亲友留给我的一起,陪伴我度过余下的日子,好吗?”


索林只能以一个紧密无比的回拥,和混着泪,笨拙的吻回答。


窗外,雪花不知何时已不再飘落,深邃的墨蓝夜空中银星点点,清冷的白银星光将巍峨的黛蓝孤山拥在怀中,两者紧密无间,耸立的高山任由星光变换山石的明暗,藉此吟唱出只属于他们的歌谣。



评论

热度(28)

  1. 夏雨泠泠蛹里音 转载了此文字